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无障碍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发展规划

黄 河 滩 之 盼

字体大小: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4年08月11日 浏览次数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河南日报《关注“三山一滩”扶贫》系列报道④

 

 






万里黄河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途经黄土高原,携带大量泥沙进入河南,历经多次改道,多次滚动,最终形成了目前的河道和广袤的滩区,以及在我省黄河滩区上居住有125 万农民的现状。这些祖祖辈辈就在这里居住的农民,因为黄河的到来而成为滩区农民。

黄河滩区贫困特点

一是防洪安全保障程度低。小浪底水库建成后,下游出现大洪水几率减少,但受伊洛河、沁河和小浪底下泄流量共同影响,中小洪水出现几率仍然很大,大面积漫滩现象仍会出现。

二是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恶劣。受特殊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制约,滩区以种植业为主,基本无工业,是典型的农业经济,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薄弱,教育、医疗、文化等社会事业发展滞后。

三是经济社会发展与治河矛盾突出。黄河滩区是黄河河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有关防洪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禁止在行洪河道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种植高秆作物和林木,限制兴办大中型项目,滩内外经济发展差距日益加大。

1.“我家就在黄河边”

7 26 ,范县陈庄镇邢庙村。

这是一个有500多口人的村庄,村南就是黄河,相距只有200多米。68岁的村民陈良聚说:我们就在黄河岸边住,因为黄河河道变化,村里的很多地都被黄河了,如今人均耕地只有一分多。

邢庙村原本在黄河滩区有土地500多亩,村民的日子还能凑合着过。这20多年,黄河河道一直在向北滚动,结果邢庙村的土地大部分被河道滚动了。陈庄镇一位干部说:我来这个镇工作10年,黄河河道向北滚动了200多米,邢庙村原来的很多土地变成了河道,对岸的山东的区域原本是河道,如今变成了土地。

地少人穷,邢庙村如今吃低保的就有100多人。

陈良聚说:地太少,靠农业没任何指望,收入主要靠打工,如今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

濮阳市扶贫办的一位负责人说,邢庙村就是典型的落河村。而这种落河村仅在濮阳市的黄河滩区就有102个。这些村庄都在黄河边,黄河在滚动中不停地吃掉农民的土地,因而土地越来越少,滩区农民越来越穷。

台前县清河乡甘草堆村是一个有上千人口的村庄,紧靠黄河,人均耕地只有4分多。村支部书记陈兆灵说:村庄虽然地势高,但水大时还是经常屋里进水。1982年和1996年黄河大洪水,屋里都进了水。

因为是紧靠黄河大堤的骑堤村,耕地都在黄河大堤旁。因此,黄河防洪取土时,这个村的耕地常常被挖成 2 多的深坑,土地自然也是日渐减少。这个村吃低保的有70多人,家庭收入也主要靠外出打工所得。

生活在黄河滩区,土地本身就少得可怜,加之基础设施落后,滩区农民在土地上的收入更少得可怜。黄河滩区基本上是一麦一水:农民只能收获到夏季的小麦,而秋季黄河大多会淹没滩区土地,难以有所收获。农业生产要看黄河的脸色,基本是望天收

省扶贫办提供的材料表明,目前我省黄河滩区有4个国家级贫困县,2个省级贫困县,2013年滩区农民人均纯收入4200多元,还不到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一半,相当数量的滩区农民在贫困中挣扎。

2.扶贫进行时

其实,黄河滩区的贫穷现状早就引起了上至国家,下至我省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我省对滩区的扶贫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全面展开,省、市、县的扶贫资金投向滩区,努力改善滩区的生产、生活条件,尽快帮助农民脱贫致富。

政府的投入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一大批滩区农民依靠扶贫资金的帮助脱贫致富,很多人成为致富领头羊,带领更多的滩区农民脱贫致富。

台前县清水河乡姜庄村是个贫困村,人多地少。如何让有限的土地发挥更大的经济效益呢?村里6户家庭联合成立了合作社,将农民的土地流转承包,建了8个大棚种双孢蘑菇,产品供不应求。30岁的曹先栋是参与者之一,他说:省里也及时给了扶贫资金50多万元,支持我们发展。最近,县里还专门与北京一家农贸集团商谈,将我们的产品全部供应北京市场呢。

武模营是台前县马楼镇武楼村的党支部书记,曾跑过汽车配件的销售。2011年他联合另外7户村民成立专业合作社,依靠土地流转承包了全村的1200亩土地,大规模种植金银花、辣椒、西瓜等,收益相当可观。他说:俺村的地都是河滩地,离黄河有近千米,种粮食收益很低。土地流转后,改种高效农业,土地种植收益高了,滩区农民的收益也高了。他说,土地流转后,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都外出打工赚钱了。在家的妇女和老人可以到地里继续劳动,收益也很高。

对于扶贫给滩区农民带来的好处和变化,濮阳县徐镇前闫寨村党支部书记张金星深有感触。他联合村里50户成立了合作社,建蔬菜大棚种丝瓜。他说:俺村离黄河大堤有几百米远,也比较穷,想发展也不知道搞啥项目。后来我参加了县里组织的扶贫开发培训,还到山东参观丝瓜大棚,觉得效益好,就联合村民建大棚种丝瓜。去年政府还投入扶贫资金100多万元给予支持,种丝瓜的收益提高了,摘丝瓜的农民也挣了很多钱。

政府的扶贫在行动,滩区农民也是八仙过海,各找奇招,努力依靠自己的力量脱贫致富。

台前县清水河乡南王庄有100多户,原来在滩区居住。1982年黄河大洪水时,这个村庄一夜之间房倒屋塌。水退了,原来的村庄被冲成一个大坑。依靠救灾资金,村民在大堤外重新盖起了房子,并开始搞木材加工,逐步发展成当地有影响的产业。村党支部书记王电忠说:现在做的都是木材粗加工,用于木地板。远景也想过,把全村的木材加工厂规划成一个工业园区,但是没地,也没钱啊。

清水河乡党委书记赵永亮说,经过滩区农民的不懈努力,这个乡已经形成了木材加工、羽绒、汽车配件三大产业,带动更多的农民走上脱贫致富路。

濮阳市扶贫办主任李金明介绍说,濮阳市对黄河滩区的扶贫大致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87年在沿黄背河洼地开展稻改。因为这些洼地地势低,水多,种小麦和玉米产量低,濮阳市就全部改成了种稻米,产量高了,农民的收入也提高了。第二个阶段是修建避水连台,政府拿钱在黄河滩区搭连片高台,让滩区农民集中到这些高台上建房居住。这样,滩区农民再也不被黄河水淹了。如今是第三个阶段,提出五年攻坚计划,帮助滩区农民脱贫致富,确保到2018年滩区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9000元。

3. 魔咒始终存在

同样生活在黄河滩区,濮阳县梨园乡聂堆村要比范县陈庄镇邢庙村幸运。后者的土地不断被黄河吃掉,前者却因为黄河河道滚动,土地在不断增加。

堆村人口近千人,土地却有2000多亩。说起为啥有这么多地,66岁的村党支部书记聂进才高兴地说:我村在册的土地只有100多亩,因为黄河河道向东滚动了400多米,我们村土地增加了很多。

堆村今年5月将土地全部流转给了一个公司,对方在土地上种草养羊。聂进才说:土地流转后,村里年轻人外出打工了,耕地、种草、施肥都是在家的村民干。流转以来,村民还是在这块土地上干活,但3个月的总收入有30多万元,真是增加了农民收入呀。

高兴归高兴,忧愁始终挂心头。聂进才说:黄河向东滚,增加我村的土地,未来也可能会再滚回来,把这些土地再吃掉

生活在黄河滩区,村庄的命运和村民的命运,就这样让人难以把握,几乎完全听命于不可捉摸的黄河。

省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说,虽然经过扶贫,黄河滩区的经济社会都有了一定的发展,但制约滩区脱贫乃至快速发展的黄河魔咒始终存在。

一方面是防洪安全保障程度低。很多人乐观地认为,小浪底水库建成后,黄河下游出现大洪水的几率很低。其实,由于受伊洛河、沁河和小浪底下泄流量共同影响,黄河下游中小洪水出现几率仍然很大,大面积漫滩现象仍会出现。目前滩区还有103万人没有达到20年一遇防洪标准,特别是位于兰考东坝头至台前张庄低滩区的濮阳、台前、兰考等县的54.7万人,仍时刻面临洪水威胁。一场大水,一切就有可能毁于一旦。黄河滩区的这种特殊性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比的,也是无法消除的隐患。

另一方面是滩区群众生活环境恶劣。受特殊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制约,滩区以种植业为主,基本无工业,是典型的农业经济,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薄弱,教育、医疗、文化等社会事业发展滞后。滩区已成为我省最为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之一和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目标的短板地区

更重要的是,黄河滩区经济社会发展与治河矛盾突出,滩区发展受到限制。黄河滩区是黄河河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出于防洪大计需要,国家有关防洪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禁止在行洪河道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种植高秆作物和林木,限制兴办大中型项目。因此,滩内外经济发展差距日益加大。

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些制约滩区脱贫致富的难题都无法根本解决。可以说,只要生活在黄河滩区,这些魔咒就始终存在,滩区农民就永远无法与滩外农民一样走上致富路。

4.搬迁!搬迁!

黄河滩区百万农民的命运再也不能像以往一样,交给黄河,任由黄河捉弄。而要从根本上改变滩区农民的生存条件和发展环境,确保与全省人民同步实现小康,让滩区农民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有迁出黄河滩区。

综合各种因素,目前我省研究提出了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总体方案,力争通过710年的时间,逐步把受洪水威胁较大的82万滩区群众搬出来,并确定范县、长垣和兰考为搬迁试点县。

其实,搬出滩区也是滩区农民共同的期盼。

范县张庄乡双庙朱村是省级贫困村,离黄河大堤有700多米,人均只有6分地。村党支部书记朱克学说:因为地都挨着黄河大堤,防洪取土时,把地都挖成了 一米 多的深坑。10年来,因为这毁的地已经有600多亩了。但这是国家防洪需要,也是为我们老百姓着想,我们也没有啥意见。

采访中,说起搬迁,村民们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很多人说,还是早日搬出这种地方好。说起在这里生活的艰难,村民们首先谈到的就是建房资金巨大。为了抗击洪水,这里建房时首先要搭有 8 高的高台,然后在高台上建房。建高台的花费与建房的花费一样多。听说要搬迁,村民已经停止建房,等待搬迁。村委主任本来已经花费巨资搭好了 8 高的高台,如今也废弃不用,不再建房了。

濮阳县王称固乡孟楼村是濮阳县确定的首批搬迁村。这也是个落河村,土地因黄河河道滚动被了很多。根据计划,这个村将搬迁到 2 公里 外的乡政府附近。70岁的村党支部书记孟祥吉说:村民们都同意尽早搬迁,尽快离开滩区。有一家兄弟3个,买了8万块砖准备盖房,一说要搬迁,把砖又卖了。村民说,这里生存环境太差,不搬出去,只能一辈一辈地穷下去。为子孙后代着想,也得搬出去。

但是,搬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异常艰难。往哪搬,资金从哪来,搬迁后群众如何生活、如何就业、如何发展,都是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5.搬迁在行动

为了实施好搬迁,省委书记郭庚茂、省长谢伏瞻多次深入黄河滩区调研,研究探讨黄河滩区扶贫搬迁的规划,加快解决滩区群众脱贫致富步伐。范县陈庄镇邢庙村陈良聚说:去年郭书记这个时候来到俺村,就在俺院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与村民讨论搬迁,讲了三山一滩扶贫规划。群众都觉得他讲得可亲、可信,赞成搬迁。

各级地方政府也在努力探索扶贫搬迁之路。濮阳市在做扶贫搬迁的同时,没有坐等搬迁而甘受贫困,而是把滩区群众脱贫致富放在首要位置,制定了五年行动计划,向黄河滩区每个村都派驻了扶贫工作队,力争滩区群众尽快致富。为此,省里还特别支持濮范台扶贫开发综合试验区扶贫专项资金5000万元,帮助滩区农民尽快脱贫致富。濮阳市扶贫办主任李金明说:滩区发展了,老百姓的腰包鼓起来了,实施搬迁的难度就会小一点,组织得就会更好、更顺。

范县是扶贫搬迁的试点县之一。为了解决滩区农民搬迁后的就业和发展问题,范县实施搬迁与产业带动相结合,在搬迁安置地张庄乡引进了一个总投资50亿元的木材深加工项目。这个项目总占地3000亩,目前已建厂房9栋。乡长马宗来说:这个项目建成后,能吸收当地劳动力3万人。乡政府计划在这个项目的附近地区建设滩区农民搬迁安置点,未来滩区农民搬迁后,可就地就业。

通过招商引资,濮阳县引进了汇源集团,将黄河滩区的2万亩土地全部流转给汇源集团,用于种草养羊。县扶贫办的有关负责人说,未来看大草原,来黄河滩区就能看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风景。

土地流转后,滩区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既增加了收入,也找到了新的就业方式,为未来顺利搬出滩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省扶贫办主任张成智说,长期以来,滩区群众饱受黄河水患的侵扰,搬迁脱贫愿望强烈。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土地流转的广泛开展、滩区劳动力转移、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等,为扶贫搬迁提供了强大的内生动力。近年来,我省实施了丹江口水库移民搬迁、淮干滩区居民搬迁、深石山区扶贫搬迁等工程,探索积累了许多切实可行的做法经验,为黄河滩区扶贫搬迁提供了有益借鉴。综合看,我省实施黄河滩区扶贫搬迁的基础已经具备,条件趋向成熟。目前我省已经完成了《河南省黄河滩区居民迁建总体方案》,未来将加大对滩区扶贫搬迁的支持力度,安排一定的专项资金用于黄河滩区扶贫搬迁的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滩区群众摆脱贫困状态,改善生产、生活环境。相信通过一系列的扶贫措施,黄河滩区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来源:河南日报  日期: 2014 8 9